原来生活可以这么田园!我眼中的沙家浜小镇风情

时常在梦里回到消磨了我一半童年的那个菜园,在一幢沿河而建的老房子的后面,一小片绿色的蔬菜地,刨出纵横的几道小沟,墙角根散落着零星的瓦片,那是我的餐具,凤仙花瓣的粉红是我指甲永不消退的颜色,它一触即会崩裂的果实伴着飞溅的种子虏获了我的几乎整个童年。伴着那袅袅的炊烟,我在菜园用泥土和菜叶做出我世界里的山珍海味。

2048f8c2-f7e4-4d39-b3e4-9821365dc334.jpg


在菜园里的小路上行走是我的梦里更古不变的情节。我儿时的玩伴,他们都没有长大,快乐的跑来跑去,手里举着沉甸甸的童真。跳房子是我们最钟爱的游戏,在画着方格的地上,我们抬起一只脚从第一个跳到最后一格。阳光如同一个顽皮的孩子,躲闪着他的脸,在忽明忽暗的光线和此起彼伏跳跃的身影中,一个个孩子悄然无声地长大。我的梦总是适时地结束,让我期待着某个夜晚可以重温这这种割舍不得的童年情缘。 在沙家浜的生活像流水一样的平静,它并没有逝去,而是像船一样泊在我心里的码头。在外读高中的三年时间里,我几乎没有时间想过自己的家乡。如今,当我真正地远离家乡,开始有时间去思考的时候,乡愁就以波涛汹涌之势向我袭来,侵袭了我整个身心。这种侵袭温暖如风让我手足无措。特别是在香港半年的的时间里,虽然每一次外出我都欢欣雀跃,但是去的地方总是让人出乎意料--只要是名胜就有大自然。很难想象在香港这么现代的地方还能看见绿油油的菜园子。然而在远离高楼大厦的海中央的南丫岛上,是满眼的绿树,绿树丛中有矮矮的房屋和小块的菜园。这个菜园也有如记忆中一样纵横的小沟和零星的瓦片。我突然有种错觉,我仿佛已经回家。在轮船上看着南丫岛渐渐远去,就如我向故乡告别的一种仪式。全然陌生互不相干的两个地方竟然给与我相似的温情。是相似不是相同的区别在于:对于南丫岛的温情,我可能终其一生只是隔岸观火,就算身临其中也没有解读的能力。回想起来也只是模糊成一片明晃晃的绿色。而我对于沙家浜的感情却日渐亲昵,直至平和,变成一种可以静静地凝视很久的平淡。曾经看一个女子游历欧洲各国的“偶遇”,喜欢得不得了。现在依然记得她丝丝入扣地描写巴伐利亚教堂彩绘的玻璃窗,枝枝蔓蔓的叙述着进出这里人生的生死与繁华,还有教堂顶上深远有着伤痕的天空。写得极其唯美和忧伤。这种唯美和忧伤也是我在远方思念家乡的心情的最好诠释。

沙家浜的天空越来越云高日暖,这片有着红色历史的小镇如同芦苇一般,深深扎根于此,更向世人展现了它红色的过去,绿色的现在,更让人不自觉地遥想金色的未来。然而它没有丢失自己作为小镇的那种田园,在看似平淡的平和心境之中,映射着它特殊的过去,祖辈们佝偻的背影,朴实勤劳包容的美德。在这里,人与人之间没有贵贱,都与美德同席。

就是这种恬然舒适的小镇生活。这种生活所给与其子民的心态如同那一条缓缓而流的河,慢慢地沉淀水中的细沙,犹如沉淀思想。而过滤后的心情就像河边的那片绿色一般的田园。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